南斯拉夫足球体系下同族不同命:克罗地亚向左 塞尔维亚向右

南斯拉夫足球体系下同族不同命:克罗地亚向左 塞尔维亚向右
英国语言学家福布斯认为:塞尔维亚与克罗地亚有着相似的人种与语言,区别仅在于地理范畴。然而民族间积怨已久的过往、铁托的统治与90年代的战争将双方推向了水火两极。作为两国87一代的菁英,科拉罗夫与莫德里奇都曾在童年时期经历过血与火的岁月,战争都曾成为他们生命中不得不面对的一部分,足球则是艰难时世中不可浪费的机会。昨日打响的世界杯第二轮G组之战中,塞尔维亚在两球领先的大好形势下遭遇喀麦隆扳平,出线形势变得黯淡起来。斯托伊科维奇的球队无法在小组决战到来前将主动权揽入怀中,这场平局有相当可能令塞尔维亚重复上届小组赛的悲剧。或许四天之后,他们会与巴尔干宿敌克罗地亚迎接截然不同的命运——克族向左,塞族向右。塞队上限仍是问号南斯拉夫有着光荣的足球传统。从首次参加世界杯到16年前上演绝唱,前南共15次跻身世界杯决赛阶段,打进八强的次数占比三分之一,也有两次杀入四强的高光表现。毗邻的塞尔维亚与克罗地亚,是南斯拉夫足坛最为重要的两股势力。两个在历史上有过无数次交集的国家在足球层面均有南斯拉夫遗风,也融合着浓厚的民族色彩。2006年塞黑解体后,身为前南主体的塞尔维亚依然拥有较为殷实的班底与选材面。巴尔干之鹰有着出色的身体条件,长人林立的他们向来打法直接、不惧对抗。在崇尚进攻的斯托伊科维奇治下,塞尔维亚将技术与身体结合,时有大开大合的场面。就牌面实力而言,塞尔维亚与克罗地亚相差无几,且在部分位置上优于邻居。然而,纪律性、稳定性欠奉造成了塞尔维亚战绩的飘忽不定,自塞黑解体以来,他们缺席了超过一半的洲际比赛,还尚未闯入欧洲杯决赛圈(其中两届扩军至24队);两次世界杯之旅全部折戟小组赛。上限尚未兑现、下限令人失望,正是该队征战大赛的写照。在三次成功突围的经历中,塞尔维亚在2010、2022两届世预赛分别力压法国与葡萄牙取得小组第一;2018世预赛以三档球队身份10战仅负一场,令欧洲杯四强的威尔士重回世界杯的日子推后。决赛周时,塞尔维亚也有着众多好牌:2010有维迪奇、伊万诺维奇、斯坦科维奇;近两届包括米林科维奇、马蒂奇、科拉罗夫等,足以令大部分对手忌惮。尽管坐拥众多名将、也有部分场次的惊艳,塞尔维亚却从未世界杯小组出线。南非世界杯是该队稳定性欠缺的最好例证:可以击败德国、令日耳曼战车颇为狼狈,也可以负于澳大利亚与加纳……昨天与喀麦隆的平局,很有可能葬送球队的出线梦想。该向格子军借鉴啥?相比塞尔维亚较大的起伏,克罗地亚无论是参与世界大赛的频次还是成绩,都比巴尔干死敌高出一筹。小组赛第二轮的表现,正是这一差异的缩影:同样面对冲击力较强的对手、同样先失一球,塞尔维亚眼看逆转手拿把攥却痛失好局,而克罗地亚却及时掌控全局、扼杀了对手的反扑势头。自2002年起,克罗地亚参加了11次国际大赛中的10次,有过一次世界杯亚军、两次欧洲杯八强的高光时刻。同样从战火中走出,克罗地亚人关键时刻更紧密团结、更有敢于亮剑的勇气——尤其是2018世界杯上,格子军团在连续三场淘汰赛战至加时的考验下依然杀入决赛,将本国足球的大赛上限提升到新高度。除去精神属性,克罗地亚的成功也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对青训的重视。他们是整个巴尔干地区对青训投入力度最大的国家。1991年脱离南斯拉夫、翌年加入国际足联后,该国在足球发展道路上沿袭了本民族想象力丰富、善于即兴发挥的特点,陆续产出了一批批技术纯熟、球商与意志品质颇佳的球员。以10年为分野,格子军团98与18的世界杯辉煌中间也有08的一代的初露峥嵘。在国土面积略小于宁夏的克罗地亚,萨格勒布迪纳摩与哈伊杜克两大青训营充实了格子军团的人才库。克罗地亚不仅强调球员需在青训时期熟悉不同位置,也创立了在东欧首屈一指的人才数据库,保证了自身的软实力基础。经年累月的沉淀之后,该国在顶层设计与体系构建上均优于前南各国,形成了兼具观赏性与硬度、同时蕴有钢铁斗志的独特风格。对于塞尔维亚而言,邻居的成功有不少可借鉴之处,也是追赶的一根标杆。世界杯之后,他们首先需要全力拿到队史首张欧洲杯门票…… 撰文/孙奇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fabsgrassi.com